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益智玩具 >> 内容

探索河长制 上海各区自主摸索逐步显效

时间:2017-1-3 6:02:5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2017年底,中小河道基本消除黑臭,水域面积只增不减,全面提升水环境质量,特别是郊区和城乡结合部的水环境质量,使广大市民群众感受到水环境实实在在的变化、有更多获得感,这是上海对百姓作出的承诺。  眼下,利用冬春水利的好时节,上海全面打响中小河道整治的攻坚战。伴随着冲洗河底淤泥的水花声,以及两岸拆违机...
 2017年底,中小河道基本消除黑臭,水域面积只增不减,全面提升水环境质量,特别是郊区和城乡结合部的水环境质量,使广大市民群众感受到水环境实实在在的变化、有更多获得感,这是上海对百姓作出的承诺。

  眼下,利用冬春水利的好时节,上海全面打响中小河道整治的攻坚战。伴随着冲洗河底淤泥的水花声,以及两岸拆违机械的轰鸣声,一个陌生的词汇反复传入人们耳中,那就是“河长”。

  河长究竟是做什么的?他们的出现能否为河道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?带着这些疑问,解放日报记者走访了他们中的几位。

  上任首件事:搞清河道污染症结

  河道:张翁庙机口河

  河长:南桥镇副镇长王爱明

  上海环保部门针对100条重污染河道样本分析指出,生活污水、市政放江(水通过泵站排入河道)、工业废水和畜禽养殖是污染“元凶”。可每条污染河道的具体成因又不尽相同。如果下药不对症,只会短时间减轻污染,不久又会重复污染,甚至连短期效果都没有,投入再多人力物力也是枉然。所以,搞清所管河道污染的症结、对症下药,就成为每位河长最基本的职责,也是他们上任后必须干的第一件事。

  11月底,从“考场”走出来的南桥镇副镇长王爱明坦言心跳还是很快。在南桥镇水环境治理河长大会上,奉贤区一把手亲自抽查询问12名河长:“污染点有多少?”“症结是什么?”“何时可以解决?怎么解决?”一个个问题直接考验河长对所管河道的了解程度。

  虽然刚调任南桥镇还不到一个季度,但王爱明对答如流:“张翁庙机口河全长1370米,是条断头河,水动力不足;有19个污染源点位,工业污染是主要原因。具体问题为江海经济园区内污水管网建设年代久远,存在错位、老化,以及部分企业雨污混接或偷排污水。”

  寥寥数语指出污染症结,这背后可是下了苦功夫。回忆起刚上任那时,王爱明对张翁庙村这条村级河道摸不着头脑,来回走了几趟,灰黑色的水面上却观察不到明显的污染源;走访江海经济园区内企业,负责人大多装傻充愣。

  河道治理任务紧迫,必须采取非常手段。

  11月中旬,南桥镇组织力量,把张翁庙机口河竹港以西段抽了个底朝天,结果令人震惊:好几个偷排口深藏水面下,紧贴散发出恶臭的底泥,有一个甚至从河床下钻了出来!可即使证据确凿,只要政府部门不点名,还是没有单位主动站出来认领,似乎认为这些管网有年头了,且犬牙交错,就算找到图纸,恐怕也查不出个所以然。

  “没人主动认领,咱就主动找上门!”在王爱明组织下,专业的勘探“蛙人”爬进口径较大的排污口,顺藤摸瓜,直捣黄龙;口径较小的排污口,多次通知无人认领的,直接封堵。在摸排污染源的过程中,监管人员还坚持发现一起、严查一起。目前,一家涉嫌雨污混接的企业已被当地环境执法部门取证,相关执法程序正在进行。

  多管齐下后,张翁庙机口河的症结越来越清晰,周边企业负责人也越来越配合。12月7日,南桥镇召集一次重污染河道涉及单位的会议,和以前相比,参会单位所派代表的级别明显提升一个档次,不少难找的一把手终于露面。

  “政府部门正从排污口向内排查,与其拖到真相大白,不如主动排摸情况和整改。”王爱明向企业代表摊牌,只给他们一个月的自行整改期限,明年1月10日验收。这位河长,让在座企业有了同一个想法:在河道污染治理面前,没有讨价还价。

  治理突破口:说服房东弃眼前小利

  河道:秀浜

  河长:九里亭街道党工委书记金正斌

  忙,几乎是当下每位河长的状态,即使是条1000多米的小浜,也足以牵扯他们全部精力。农业、工业污染源,责任主体清晰,可生活污水来自千家万户,追责难,尤其考验河长智慧。

  12月的第一个周六,站在已被抽干的秀浜旁,九里亭街道党工委书记兼二级河长金正斌十分焦急,年底前,这条近期被市里点名批评的松江黑臭河道必须有根本改观。眼下,两岸违章建筑还有一小半没被“啃”掉,河底新铺设的污水管网段与段之间尚未打通。

  可在别人眼里,秀浜治理速度已十分惊人。施工队进驻前,这条仅1.15公里的河道两岸挤着不下4000人,除166户村民宅基外,其余大多数是外来人口,栖身在村民搭建的违章建筑中;各类商业、餐饮、作坊也随之进驻违章建筑,仅6家企业的违建厂房就占地1800多平方米。这十几年来,不少房东的腰包鼓了,秀浜却在沿岸密密麻麻污水管道的围攻下,彻底失去自净能力,再也“秀”不起来。

  “前些年常听说有整治,但今年不一样,11月27日最后通牒,隔两天就上门拆了。”住在秀浜一头的周仁龙谈起拆违,叹服整个过程的雷厉风行。上世纪90年代,他在秀浜旁搭建起200多平方米的厂房,租给别人加工金属制品,现在已被夷为平地。20多年的老厂房,固然舍不得,但当治理者和被治理者相遇时,却没有剑拔弩张的味道。“老周,第一锤能落下,全仰仗你做了表率。新厂房有着落没?大家可以帮着找。”拍拍周仁龙的肩膀,金正斌俨然是位老朋友。周仁龙坦言,回忆起小时候到秀浜里游泳、摸鱼,再看看现在,连窗户也不敢开,内心总有对故土的愧疚和对未来的憧憬,这样想想,违章建筑没有不拆的道理。

作者:玩具精灵 录入:玩具精灵 来源:原创
  • 上一篇:昌九快速路一期明年6月通车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玩具批发(jushunxing.cn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c618125@163.com 站长QQ:1121373762 移ICP备100868号
  • Powered by 澄海玩具展厅